烟玖言

【脑洞】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o( ̄ヘ ̄o)

☆真的不要在意细节✔瞎扯无压力😂


   嘛,只要Jarvis回来了,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上。


   Tony.花花公子.Stark又开始混迹于各大Party中,并在电视上风骚地露面,与之前唯一的区别是--他再也不带任何雌性生物回家了。


   "Polaris!"


   "Yes,Sir。Any questions?"


   Stark大厦现在拥有着两套AI系统,一般来说Jarvis管理着Stark大厦乃至Tony所有的事业,Polaris不是在沉睡就是穿去阿斯加德找那位和自己哥哥玩得可开心了的创造者交流心得+传授经验。


   如果Tony哪天任性地想要和Jarvis好好地度过一个清静的日子,那么控制权就会被交给Polaris,Jarvis会被断网,他们两个人身上唯二与网络连接的是Tony的眼镜和他们各自的手机。


   当然也有现在这样的例外,当Tony和Jarvis一起睡「他们哪天不一起睡」、不!睡(yi)得(ye)很(qi)晚(ci)的时候,控制权同样会被塞给Polaris。


【第七天∙晚上】

    "Sir!"两个人的声音实在有点太响了,看来下次连浴室都有必要换成隔音板还有隔音玻璃。Polaris用实体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提高了音量,"Sir!Mr.Barton来电,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被打扰的两个人多少都有些不高兴,但是出于礼貌Jarvis还是停了下来。Tony懊恼地骂了几句,让Polaris把电话接了进来。


   "Tony?"电话那端的声音异常疲惫,"住在Stark大厦、前复仇者联盟总部需要付房租吗?"


    Tony挑了挑眉,Polaris不需说明立刻去锁定了Clint的位置,离Stark大厦还有些距离,但路边模糊的监控显示他身边还有一个人。


    "当然不需要。"Tony的语气轻飘飘的,"但是由于你的电话碍了我的好事,有可能导致我的心理阴影并对我的爱人的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你得给我当保安来弥补我的心灵创伤。"


   对面好像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释然了,"哦,行!反正我也有个特别的东西要给你看。"


   "需要派车来接你们吗?Mr.Barton?"Polaris看着监控力的画面,Clint斜靠在他边上的人的身上,没有防备的样子,看起来与对方很熟。


   "不需要了,小姐。"边上那个人抢过电话,看着监控莫名其妙地一笑,他一手揽住Clint,另一只手护住他的脖子,用肩和脑袋夹着电话,艰难地比了个"耶"的手势,"我们马上就到。"


    屏幕中只有一道银光闪过。


    "是Mr.Maximoff,Sir。"Polaris淡定地说道,"Mr.Barton和他的妻子离婚了,目前居无定所。没有关于Mr.Maximoff的详细资料。"


    "是吗?那看来除了old man还没人知道我又活过来了。"闪电一般的青年夹杂着凛冽的风停在几人面前--当然Tony和Jarvis都已经换上了衣服,"当然现在你们也知道了, Oh!这位是……Jarvis?"

 

    Jarvis一脸正经、彬彬有礼地回答,"Yes, I'm Jarvis.Happy to see you again, Mr.Maximoff。"

Pietro笑笑,"叫我Pietro就可以,这位姑娘是哪儿来的?Mr.Stark你的新欢吗?"


    Tony和Jarvis的脸色顿时就黑了,Polaris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她伸出手,尽量展现出一个温柔体贴的AI形象,"你好,Pietro。我是Polaris,Mr.Stark的第二个AI管家。"


    被所有人遗忘了的Clint缩在角落堆里默默地听几位的客套话,顺便偷吃着被Tony藏在角落里的零食。直到Polaris眯眯眼再次看着Tony,"Sorry,Sir。你确定不和Jarvis回浴室了吗?这样不利于身体健康。"


   听Polaris这样说,还想扯几句的Pietro露出了「哦~大家都懂的」的释然的微笑,当然里面同样附加着光明正大的、赤果果的,不怀好意。

 

    Tony狠狠地瞪了Polaris一眼,半推半就着被Jarvis拉回了浴室。


    懂事的Polsris默默地给浴室做了特别隔音。


    "两位走了那么远赶来恐怕也是累了,我带你们去客房吧!"Polaris回头给了他们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带着两个人走向了走廊的尽头。


   于是就这样,为了隐瞒Pietro已经复活的事实【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隐瞒呢o( ̄ヘ ̄o)】,银鹰开始了和贾尼愉快地同居生活。


    "Clint!我放在桌子上的小甜饼去哪里了!"


    "我才没有吃你的小甜饼!我只是拿了Pietro的软糖!"


    "天哪!Old man!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还需要吃软糖!"


    "Sir,根据近期生活的指标显示您不需要小甜饼来填塞您的胃,中午您吃的饭量经计算可以支持您到七点多。如果您真的饿的话可以尝尝这杯蔬菜汁。"


    "天哪Jarvis!把这个绿绿的东西拿得离我远一点!不不不不!不要把它给我!"


    "Oh!Pietro别闹!不不不别跑!你身后……"


    "Sir!"


    没错,又是一个吵闹的下午。


   自从银鹰来了之后本就不怎么安定的Tony的行为愈发不可收拾,通常到了晚上依旧是精神振奋不肯睡觉,Pietro也是一样。


   银发的少年不甘不愿地坐到沙发上,任身后的男人帮他擦干净头上诡异的、散发着古怪气味的绿色液体。


    Tony任性地坐在地上,Jarvis清理完玻璃碎渣后又递来一杯一模一样的液体。


    "Sir!"端详着绿得诡异的液体,耳机里传来有些赌气似的声音,一直被忽略的Polaris把一封邮件传了过来,"来自奥斯本家族的邮件,邀请您等参加约半个多月后在乌斯怀亚举行的目的不明的宴席。"

  

   "「您」我明白了,那个「等」是什么意思?"Tony苦着脸,在Jarvis炯炯目光的注视下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味道奇特的蔬菜汁,顺便让Polarsi打开了邮件,"是说可以携带家属吗?"


   "Yes,sir."尽职又苦逼的AI给自家Sir解释着,顺便用憧憬的目光看着Jarvis,"您可以携带您需要的任何人前往宴会,人数不限。"


    Tony.太棒了我就爱这个.Stark听闻,一口干了杯子里的蔬菜汁,大声吩咐:"Polaris!给我定五张去伦敦的机票!最好晚上就可以出发的那种!"


    "订票已完成。现在是洛杉矶时间14:27分,飞机将在3小时33分钟后起飞。"


     Polaris定完票才反应过来,"No,Sir!I won't to go anywhere with you!But why you want to go to London?"


    "把上次Jarvis定做我的西装的店的地址记下。"Tony回房间去收拾行李,Jarvis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并帮他拿取放在高处的拉杆箱,"我们去订做西装!"


    "听说英国天气多变,是不是需要出门都带着雨伞?你带足了伞吗?Jarvis?"带着墨镜的男人把墨镜微微拉下来一点,一脸蠢萌地看着身边金发蓝眼的管家。


    "Of course,sir."有着一头金发的俊朗男人眨着湛蓝色的眼眸,看了一眼正东张西望的墨镜男,"我根据网上的旅游攻略和指南带齐了所有的必备物品,您无需担心。"


    "我也订好了酒店和房间,和Kingsman还蛮近的。旅游指南推荐去参观贝克街221B,还有大本钟,国王十字车站里还有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买完衣服可以去参观吗?"像是一家三口中的女儿角色的少女翻阅着旅游指南,欢快地开口问询。


   "听起来还不错,我只需要三秒就可以到哪里!Oh my sister!Old man what are you doing?"银色头发的青年一脸得意,却被身边手里拿着大字典的男人恶狠狠地拍了一下头,看起来颇为委屈。


   "公共场合不要谈论你的异能,我们是正常人,要是我们都是被你带来的我也不说什么了!可我们是坐飞机过来的!该死的海关,我最宝贝的弓箭!如果不想去警/察局,就闭上你的嘴!"老男人一脸怒气冲冲,训斥着朝他做着鬼脸的年轻人。



不要看我,其实我也很惊讶为什么这五个人没被英国警方拘留。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