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玖言

【脑洞】再回忆,也早已是过往云烟

☆看完漫威等大片后的怨念之作

☆多cp→第一人称→第三者视角→轻AU

☆这是一篇打着忧伤文艺范旗号的逗比之作√

☆人物ooc有,但我不是来黑的√

☆轻渣慎用√

【Ⅰ.再回忆,也早已是过往云烟】

   他们早已离了我的生活,只给我留下温柔又残酷的世界。

   直到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我才觉得寂寞,觉得以前他们的吵闹是现在遥不可及的幸福。

   现在的我,只能对着电视傻傻地看着他们在时空的另一头打怪升级,独自悲伤,独自流泪。

   我忘记了到底出于什么原因才会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

   也许是因为这段往事令我难忘,也许是因为这样才算是终结,也许,是因为他们的容貌在我眼中渐渐模糊,他们的声音渐渐消散。

   记得 Jarvis 清冷的[ Welcome back , sir ] ·记得 Loki 变扭的模样·记得雷神抱着自己的弟弟,泣不成声地说[ I really miss you. ] ·当然记得 Severus 低沉的[ 原来格兰芬多也会用脑子思考 ] ·记得Black的抱怨·记得老年组下象棋的耐心·时常听见 Scott 带些惊慌的 [ Logan 别闹!]

   可以这么说,我不想忘记他们。

○ 

   我想让他们,永远地活在我的心里。

   下面,是我的故事。有点长,请耐心地听完他。

   我叫普林斯,中文名齐墨灵。中美混血。

   我妈是个漂亮的中国御姐,特爱一本叫《盗墓笔记》的书,并成为其中[ 南瞎北哑 ]的忠实拥护者,顺便用这俩人的名字撮合成了我的中文名。我爸是个木讷的IT编程宅男,特爱华纳、漫威和《哈利·波特》,并顺便用Prince给我当了英文名。

   我今年31,基本迈入大龄剩男。所以在发现现在的工作不适合我后,我不顾老板的挽留毅然决然地辞掉了工作,回到洛杉矶在一个小角落里开了家酒吧。

   我叫她Polaris。

   顺便表示一下这是个Gay吧,老子可不会闲着没事干陪喝醉了的异性恋聊天。中国有些人好像把情人节叫做烧烤节,寓意是[ 异性恋都该被烧死 ]。

   我觉得十分赞同。

   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地理位置,不常有人来而且租金出奇地便宜。我想大概是因为酒吧最里面那扇从里面锁上的门的缘故。

   本来不想多说那扇门,但可惜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扇门开始的。

   那是个不错的好天。在我接手这间酒吧三个半月后,我第一次听到了铁门被推开的声音。从里面走出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人,他有着一头金发和湛蓝的眼眸。不得不说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超级好,非常棒。

   那时的他还会温柔地笑,并自己报上了名字,斯蒂夫·罗杰斯。

   我觉得这张脸简直眼熟爆了,而且名字也很耳熟,但我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到过他。

   直到他第三次来到酒吧,无意间谈到了他的朋友和恋人→王大锤,科学家巨人,最毒妇人心,眼神很准,眼罩局长。还有那个被他提到次数最多的既风骚又牛B上天入地打飞机胸口有着永不熄灭的火种和忠诚的AI管家的男人。

   听到这儿,只要你看过《复仇者联盟》,傻叉都该知道些什么了。

   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们来自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星球,甚至不同的维度和空间。

   以前的他幽默又风趣,会给我带来不同的话题,讲述他们那里发生的事情。他早已发现了空间与时间的问题,但他并不在意。

   直到有一天,他是哭着闯进酒吧的。好吧其实也不算是哭,总之就是很难过的样子。他说,他曾经最好的朋友,不记得他了。他们成了敌人。

   自那之后,我再也没看见他笑过。

   他的离开像是早已被安排好的。在即将踏出门的最后一刻,转过头迅速地对我说,抱歉,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了。

   门被“砰”地关上,我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的泪水。也清楚地认识到,他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

   我等了他很久,没有等到他,却是等到了他的爱人。

   我一眼就认出了斯塔克先生。他看起来很憔悴,脸色苍白,却硬是故作愉快地要求道,请给我来瓶伏特加。

   我看到他手上的电子环闪烁着淡淡的幽蓝的光,好听又温和地声音带着点威胁的意味‘建议’他的身体不适,不要喝烈酒。

   斯塔克先生摆摆手,示意我继续我的。然后他随手摘掉了手环并关掉,把它丢进了上衣的口袋里。

   喝了好几瓶后,他问我要不要听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与他们有关,却也和他们无关。众所周知的,复仇者联盟的真实版本。

   不是所有的结局都是大团圆的,这样的结局叫做遗憾。

   也不是所有的超级英雄都有永不消失的主角光环随时保护着他们的,这样的人不存在。

   斯塔克先生很幸运,他有强大又忠诚的AI管家 Jarvis ,也拥有 Cap 的爱。

   不用很认真地去理解,大致内容就是→一个类似中世纪黑奴的儿子被最强的一国之主收养,并和他自己的儿子一起长大,两个人的关系很好。但长大以后,那位黑奴的儿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并心生恨意。

   但他却深爱着自己那位继承了王的血统的哥哥。

   很不巧那位哥哥因为工作的关系和斯蒂夫走得很近。然后那只弟弟表示很不爽,调动了一切力量,引来黑奴×解放的前奏。

   他把自己的哥哥抓了起来,囚禁在了家里。同时他也把斯蒂夫抓了起来,关在一个小黑屋七天后才被斯塔克先生发现,然后斯蒂夫变成了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不会思考,不会自己行动,漂亮的眼眸失去了聚焦,不再说话。

   我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至少斯蒂夫还有斯塔克先生(托尼:……)好吧,那就托尼。

   他离开的时候看起来有点醉了,我帮他把衣服口袋里的环拿出来再戴好。

   听到铁门关闭的声音,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但显而易见这并不是最糟糕的,对今后的我来说。

   在托尼离开三天后,那位传说中十恶不赦,即腹黑又不近人情、丧尽天良的公主病弟弟来到了我的酒吧。

   他看起来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宠物猫,身上墨绿色的单薄衣服早已被雨水所浸湿,微卷的发梢正往下滴水。

   我拿了条毛巾给他,顺便给了他一身衣服让他换以免着凉。谁知他语出惊人。

   他说,普林斯,我哥哥爱上了一个女人,而且为她寻死觅活,我该怎么办。

   那时他正在换衣服,我则在帮他调酒。他这话让我把还有一种调料就完成的[ 巫术 ]脱手而出顺便做了个优美自由落体。玻璃渣子洒满了地面,在昏暗又暧昧的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诡异。

   他哥哥爱上了一个人类女子,叫做简。

   但我能从他的描述里看出来,那才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子,危险的巫师在人类中随处可见。

   他在我这里呆了一段时间,理由是[ I don't want to go home to see a bitch witch in and I love the people fall in love! ]。

   其实我觉得这挺正常的,要是我一定冲上去把那女的给阿瓦达了。当然前提条件是我得有和校长或是V大那样强大的魔力和逃命的速度。

   哦,忘了介绍。他叫Loki,是北欧神话里的邪神。他哥哥叫Thor,是雷电之神。

   某天实在闲着无聊,我锁了酒吧,顺便带他去看了场[ 蝼蚁演的 ]电影。

   你们应该都看过,《哈利·波特与凤凰社》,没看过也不知道J.K罗琳的给我去蹲墙角。

   他好像很喜欢那个叫 Sirius·Black的人,说实话我也很喜欢。可惜大家都知道他的结局的,被堂姐一道阿瓦达索命咒送入了帘幕之后,再也没能回来。

   回到家我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那扇铁门被打开了。

   正当我们犹豫的时候,里面掉出了一个人。

   没错那就是我们可亲可爱的 Sirius 童鞋。

   他貌似还有好几口气,我们就好人做到底,顺便把他拖进了卧室,顺便把他给弄到了床上,然后也顺便把他救活了。

   有的时候不得不说一句其实Loki对医疗也蛮擅长的。

   他的魔杖我们始终无法从他手里抽走。他一直念叨着一长串名字,比如他最爱的教子,他已故的挚友,善良的狼人,伟大的校长。

   但那么多的名字,只不是为了掩饰最后一直在念叨的、心里最想的那个而已。

  《盗笔》里的瓶邪有一句很悲伤的话→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

讲的是长生不老但会不断失忆的张起灵守护至爱吴邪的故事。

   我不爱这句话。

   不单单是因为我比较喜欢邪瓶,也不是因为我更喜欢瓶黑。

   只是一种单纯的不爱。

   人的寿命比不过时间,比不过精灵,比不过金刚狼,甚至比不上斯蒂夫或者那群夜晚会在博物馆里载歌载舞的标本,但他们有各自爱的人。

   两个人只要真心相爱,便不可能舍弃对方,也无法忍受没有对方的日子,否则轻则失神,重则殉情。

   Sirius·Black就是这个情况。

   我们都不知道他在想谁。或者说,我们知道,但是不愿提起。

   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了十多天,他给了我们一张单子,让我们去买上面的东西。

   这事儿简直!请让我用[ !×10086 ]来表达我由衷的愤怒!

   TM他拿着他们魔法世界不知道几几年的草药单子让我去二十几世纪的药房拿药!

   为了找齐单子上的东西我们还特地去了一趟中国和英国。行程中Loki问了很多类似于[ 他会用阿瓦达这样的咒语嘛 ]、[ 他的阿尼马格斯是条黑狗对不对 ]之类的问题。

   我也是败给他了。

   除此之外,我们收获也真不小,观赏了各地的旅游景点和民俗风情,大本钟和贝克街221B也很不错,只可惜没有见到真人。

   虽然Loki一直嘀咕着说这是[ 凡人 ]的游览方式,但貌似他也挺喜欢的。

   甚至连 Sirius 要求的坩埚我们都买到了,纯银的。要不是我辞职前的那份工作利润特大,不然早就被来回的机票、住宿给掏空了,更不要说买东西了。

   拿到东西后,Sirius把自己关进了小地下室里,捣鼓了很久后我们都听到了地下室里巨大的爆炸声。

   冲到地下室,我们发现他正拿着一瓶浅绿色的半透明液体发呆,细长的瓶身上贴着一行标签:黑暗曙光。

   Loki轻而易举地看懂了一张杂乱羊皮纸上的笔记,立刻兴奋起来。

   然后他把我赶了出去,自己和Sirius聊了很久。我再次看到Loki时,他的手里拿着那瓶[ 黑暗曙光 ]。

   他对着我露出一个干净透彻的笑容,走进了铁门里。

   然后Sirius也从地下室出来了。他的第一句话同样让我手抖了一下,打碎了一个高脚杯。

   他说,听说你和Loki听见了我念的那个名字。不许说出去。还有我想吃饭,好饿。这都快吃晚饭了……

   说完,他顺手用恢复如初帮我修好了高脚杯。

   完全不知道在一起的时候该干什么。

   总之就是很无聊,看起来像是恢复过来了的Sirius开始致力于治愈魔药和蛇毒的研究。每每地下室出现巨大的爆炸我就不得不大声地警告他,但他总是对我的话充耳不闻。

   有次被我逮着了把柄。我问他,有那么的种类你不去挑战,为什么要尝试这个。

   他愣了一会,才勉强回答,只是想做而已。末了又补上一句,我觉得早晚会用上的。

   我真不敢佩服他的第六感如此之准,或者他背着我偷偷看完了《哈利波特》。

   我一直没有允许他去看《死亡圣器》或者《混血王子》,不知道,有的时候真的要比知道好。

   也许以后的某一天,他会感叹自己此时的研究救人一命,也挽救了自己的人生。

☆ 

   由于他的魔药研究我们开始每个星期在中英来回飞来飞去,一次花的钱除去机票都可以买一百根魔杖了!

   但他绝没有停止的意思。

   这样过去了一个月,我真心受不了了,TM的我晕机啊!在吵了一架之后我们愉快地去了电影院看片子,《X战警》系列。

   Sirius对里面 Professor X 的读心术和万磁王的磁力控制赞不绝口,并表示[ 好厉害的摄魂取念,都这么老了,和校长有的一拼吧! ]。

   我则是在心里暗暗吐槽:是啊!以言服人的三位感化神器,还真是有的一拼。

   当然,那时的我还没有发现我自己给自己[ 勉强 ]宁静的日子捅了一个多么大的窟窿出来以至于可以导致我半身不遂。

   于是非常棒地,我又在回家的路上有了不好的预感——没错回到酒吧TM整个酒吧都跟在水里泡过一样!吧台桌子上躺着浑身湿漉漉的、没戴眼镜的小队长。

   显而易见重点不在吧台上,不在湿漉漉上,也不在小队长上,而是在没戴眼镜上啊啊啊!

   心好累,好崩溃。

  小队长切记睁眼前要注意寻找眼镜啊QAQ

   看着我的表情,Sirius笑起来,他挥动魔杖把小队长带去房间,看起来很是幸灾乐祸。

   看你做的一手好死,普林斯。”他这样对我说,让你叫我放下工作去看电影。

   我发誓再也不看电影了。I promise!

   于是就这样,我这个被不知道什么水泡烂了的小酒吧已经入住了两个奇怪的人——来自霍格沃兹从帘幕里掉出来的暴躁巫师Sirius·Black,和被Jean杀死后不知道从哪个湖泊里掉出来的X-Man小队长Scott·Summer。

   由衷地希望那扇门里面不要再掉人出来了,特别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而且理解能力弱爆的人。

   现在想想,当时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Ⅰ.再回忆,也早已是过往云烟·End】

评论(2)

热度(18)